我们与中国动画——作者:杨光

首先是这样一个问题:几次动画创作工具的革命形成了这个行业的更替,中国动画在这个过程里获得了也失去了一些东西,评价中国动画本身是一个方面,而我们自身所处的逆境究竟是被淘汰的必然,还是存在另外的原因;是文化政策的失误,还是产业发展中暂时的困难;传统动画是到达了谷底,还是必须待我们所代表的传统全部丧失后才能由新一代人来重新萌发?

动画人在面对当前极大困难的时候需要作出慎重和负责任的思考,并且形成真正有助于文化、有助于中国动画、有助于我们自身的解决方向。

本文旨在说明这次会议希望达到的结果,其中有最基本的,也有扩展开的;同时,我们的讨论不仅涉及动画人的生存现状、中国动画产业的实际情况是怎样的,更重要的是探讨中国原创动画的方向,目前动画行业最需要解决的问题,以及合理的途径。

 

起因——我们的现状

在中国动画生存状况上,存在官方和民间两种结论,在所谓的民间中又有动画人与投资商、媒介经营等人的不同态度,如果再考虑到消费、副产品等更大的领域,那么相关的讨论可能会无限扩展。

这个讨论的起因主要是从传统动画的生存窘境开始的。

什么是传统动画,这本身并不容易界定。首先这并非是以手绘和电脑制作来区分的,也不存在传统电影厂和民营公司的界限,而且也不局限在题材的中外区别上。传统动画起码包含着这样的一层意义,即从万氏三兄弟开始并以中国动画作者为核心的、吸收了中国画元素、中国文化内涵、先进的动画电影工艺的动画影片。更严格的断代和分析并不是本文讨论的问题,所以这一层意义多少带有参与这次讨论的动画人的态度。

那么窘境又是从何而来的呢?

窘境是这一代动画人的普遍感受,但是客观地说中国动画的前辈在20多年前也曾经经历过类似的困难,当时的呼吁也其声隆隆,只是随着岁月而消逝了。反观历史,有些问题更容易看清楚。

 

线索之一——传统体制的结点

参与讨论的人中有好几位曾经在深圳的美国“太平洋动画”公司工作过,并且都是脱离传统动画体制后投入其中的。根据当事人的总结,当年中国主要动画生产力量在这次重新布局中都解体了。几年之间,传统动画体制纷纷被新体制所取代。尽管其间大家都表示在从事动画加工过程中学习到了当时世界通行的动画生产工艺,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这个事件本身构成上海美影为代表的传统动画生产体制崩溃的原因之一。

 

线索之二——动画产业的核心价值

无论美国、加拿大或者日本,自70年代以后,在讨论动画产业规模的时候都不会把动画加工能力作为计算标准,甚至在美国都难以找到70年代以来动画加工的产能统计。在加拿大国家电影局的报告中明确说明,本国动画的核心创作力在于主题、造型、语言和风格的创造。如果用这个标准检讨自己,那么80年代末中国传统动画体制的消亡就是本土动画核心创造力在经历了各种摧残之后的集中崩溃。即使此后这些掌握了国外生产工艺的动画人重新组织起来,人们会发现尽管有了更好的工具和管理技术,但创造《大闹天宫》的文化心灵已经不存在了。

 

线索之三——市场化

动画电影长片在80年代以前多少带有国家形象的味道。《大闹天宫》象神话一样笼罩着中国观众关于动画片的意识,但这个代表中华文化和共和国成就的奇迹终于无法在电视时代里维持下去了,其间的矛盾在于一个半市场化的电视台无力承担市场化的动画产业(有人寄希望于网络媒介,这个问题后面会提到)。这里存在一个链式反映:中国电视机构的低价来源于广告收益低;广告收益低的原因是收视率低;收视率低的原因是电视台不能安排最好的动画片播出——这里所谓最好的是指海外的;海外动画片播出少是因为政府为了扶植国产动画;而国产动画举步维艰的问题在于无力组成更高水准的创作队伍;其原因是影片售价低;而售价低的愿意又是收视率的问题,也就是观众不爱看。把这个反映再总结一下,就是由政府确定的动画创作者、传媒、观众之间关系不能依据市场规则。

电影市场在近年的反映就反过来证明了这个问题:输入好莱坞影片使观众在5年中重新回到电影院,在7年中重新开启了影院投资热潮,同时也激发了国产电影投资规模的扩大。无论中国电影存在怎样的问题,有一点很清楚,就是如果没有好莱坞影片的引进,那么中国最好的导演都没有机会完成投资过亿的产品。

无疑,市场化也是解决中国动画的根本方法。但是,怎样走入市场则必须慎重,其中的问题恰恰是本文试图寻找的答案。

 

线索之四——困境

并不是这一代动画人在20年前离开旧体制的行为摧毁了中国动画的核心创造力,是他们的离开为前面那个已经被体制和意识形态压垮的创造力最后画上了句号;也是这一代人努力开始在市场体制下重新寻找中国动画的创造力。

他们必须适应不断更新的技术,必须在为中国动画而创作和在为生存和工作中保持平衡,他们必须面对中外传媒在意识形态上的双重标准,必须面对来自垄断市场的盘剥和政府对中小企业的苛刻态度。这一代人只有扛住这样的压力,才可能开始如上的探索,才可能进入那个未知而美妙的领域。这也就是困境的所在,所谓经九死而未必有一生。

上海美影的曾身怀绝技的老导演艺术生命虽生犹死,只能挂名在协会顾问和评委中。

 

线索之五——可遇不可求的政府行为

我们不清楚政府是否意识到,发达国家衡量动画产业的标准中不包括动画加工产业,但是从了解到的实际情况看,政府扶植动画加工的兴趣远高于动画创作,致使人们对于遍布各地的动画产业基地和动画奖励基金怀有各种疑问和猜测。我们可以肯定地说,政府扶植动画产业的人员中缺少真正的专家,普遍的印象是这些人眼睛盯着全球动画市场金字塔的顶尖,脚下踩着底层的动画人。

一个可怕的现象是低水平复制,并且起码存在于作品和人才培养两个层面上。作品的低水平复制存在于动画加工业,优秀的创作人员也参与其中的原因是为解决生计问题。但在人才培养上,我们发现夸大动画业前景成了骗取动画专业教育学费的工具,事实上这类高校大多只能培养相当于中等专科级别的动画加工业工人,根本不具备动画创意、研究、技术进步等方向的学术能力。其结果是低水平劳动力的大量涌入进一步加剧了整个产业的低质发展,加剧低水平的恶性竞争,也造成了毕业即失业的现状,劳动法中关于再培训的规定也使明智的动画公司开始考虑裁员。

动画创作能力收缩,导致创作群体规模缩小或者分散,力量难以聚集,也更难有机会完成体现其审美价值的市场产品。

 

线索之六——凭什么?

文化注定是相互影响的。在我们羡慕日本动画作品的同时,更羡慕日本漫画给动画片奠定的基础;我们惊讶好莱坞动画电影的时候,更惊叹电影产业背后的多元文化环境;我们赞赏法国动画作品的优雅韵味,更佩服其文学、艺术、戏剧等多方面的实力。

当今的中国被称为是一个穷得只剩下钱的社会,那么中国动画能否在这样的环境中看到隧道尽头的光明呢?

 

线索之七——同步出现的情况

• 全球动画产业的规模在迅速扩大,主要表现在市场规模、新技术应用、动画语言的扩展等;

• 中国动漫、游戏工业也在快速发展,主要表现在动画劳工规模的增加、三维制作劳动力在增加、动画技术应用范围在扩大;

• 在这个背景下中国动画的核心创造力仍未呈现,主要表现为动画创作力量匮乏、中国文化特征缺失、新技术开发运用能力低下、与观众的交流越来越少——动画创作渐成为产业大潮背景下的孤岛。

 

从自身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

我知道动画界许多人都在修佛,佛教中有容忍波罗蜜,有精进波罗蜜,有般若波罗蜜,也就是更大、更高的耐心、勤奋和智慧。解决我们面临的问题看来是需要这些法门的,也只有从自身开始做一些实际的工作才能逐渐增加克服困难的力量。

 

2011年3月2日

隆马动画邀请大家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