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画制作一线的价格报告

动画在短短二十年中经历了三次技术革命,每次革命催生的新技术手段都促使传统动画流程中某个制作环节消失,导致制作部门的崩解和大量人员失业。

首先是"电脑上色"使动画摄影车间、赛璐珞片上色车间消失;之后"三维动画"软件的立体展现填平了实景拍摄与手绘动画的鸿沟;现在纸面动画制作手段正被"无纸动画"软件取代,而未来集合式的综合制作实体则将受到互联网信息传输方式的威胁。

 

动画的分类价格

动画大致按电影、电视、flash网络动画分类,不同艺术水准和制作质量分成了不同的级别,不同的成本按不同的价格收费。目前动画电影实际投入的制作费与对外宣称的投入相差很多,因为很多无法界定的脑力创作投入不被金钱承认,却被炒作需要。国外的动画电影投入宏大,动辄几千万至上亿美元,而我们土法上马的电影跟国际市场不具备可比性。动画行业目前还没有什么人能靠名声引来巨额投资。蔡志忠想拍《禅舞少林》,也要对投资人解释如何规避可能面临的商业风险。动画总共百年的历史,"学步的孩子"承担负重的能力远未成熟,所幸孙立军已经有了电影《兔侠传奇》的初步成功经验。

电视动画价格标准最细、最完善,因为全球电视每天都有大量儿童观众的需求,A、B、C、D等级别的动画片被冷血地加工制造,中国是国外动画消费大国的廉价加工地,虽然全国的优秀动画制造者大部分给外国人工作挣取一两万的月薪,但A级电视动画在我国还是没有加工力。1990年太平洋动画公司承接的B级动画加工片每集22分钟的签约价格可达35万美金,而现在国内电视台自称A级的《哪吒》只有人家的六分之一,而且这些动画制作费到了动画公司只剩下一半左右。FLASH网络动画22分钟能收到《哪吒》的二十分之一的付酬,就已经让人"喜极而泣"了。

而动画广告的制作费用每秒1000至10000元人民币的价格已经被市场普遍接受,因为企业不愿承受质量带来的商业风险,所以支付数额大致是《哪吒》的20倍左右。

 

动画人的生存环境

绝大多数的动画人去竞争电视台那点有限的业务,看谁能承受尽可能低的制作费、回报较好的服务和说得过去的质量。因为这看似不多的流水能使一个公司不至于饿死,还可以让动画新兵获得锻炼成熟的机会。

虽然动画行业的困境被熟悉动画规律的电视台缄口不提,但热爱动画的人还是冒死承接着大量的片集。动画人一切凭理想投入,对周期、费用、不稳定的人才等等问题置之不顾,当动画片还没有完成到动画人期望之水准的时候,后面已经跟上了催要成品的人群——市场需要动画!企业需要业绩!投资需要利润!……理想化的创作活动生产出"快乐的垃圾",动画人不被理解,能承受曲解的原因是因为他们有理想和艺术追求,屏幕中动画作品的快乐光辉与成就感遮蔽了现实的苦不堪言。

Flash动画价格的低廉已经被社会认知和无底线地利用,不断增加的家庭作坊将它炒到了最低价,不经过严格训练也能当导演的软件辅助动漫爱好者从低门槛进入,却干扰了市场价格。他们一开始以不计成本的方式完成了青春磨合,单打独斗地有了成果。

但动画公司正扛着维持经营的枷锁,《呆家家》的"沈小川团队"那35个员工本来是中型动画公司的规模化生产,仍被资本称呼为"小公司"。动画公司本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3年一换血是铁定的规则,却被她忠心耿耿的员工十年一贯的效忠所打破。沈小川在用人上成果卓著,却将原创版权廉价变卖用以发放员工工资。她坚持的目的是要做出与国际标准相匹配的动画系列片,但动画在别人眼中原本应是饭间茶余的消遣品,却被动画人含辛茹苦地制作……只有善于分辨的同行方能看出其中的五味杂陈。

 

原创动画难以生存

我从1984年开始进入动画行业,看着动画从电影学院的象牙塔进入到寻常百姓家,铺天盖地的动漫教育产业满足了动画爱好者的好奇,但却没能挽留住这些学子。以"动画片制造"培养为主的教育产业,借助痴迷日本动漫的年青粉丝得到肥皂泡式的蓬勃发展,但孩子们毕业后投入动画领域时,却发现难于容身,即使找到工作也比所预想的艰苦很多倍!动画这个在国外能达到中产阶级收入水平的职业,在中国现在连温饱也难于满足,初入行的动画人每个月只有1000元左右的收入。

我的学生已有一半不再从事动画专业,剩下的已在尝试向游戏业觊觎,这也许是当初草率选择专业时不了解动漫内情的原因,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时下的动画职业早已不象1990年时那样成为高收入的目标,现在甚至没有家政服务员生存得好,保姆的月收入已经是1800元起价了。动画如何淘金,变成了从业者急需了解的生存学问;但动画专业教育并没有涉及"产业链循环"这种课程,动画作为艺术、作为商业,基本的生活保障已难于维持,热爱动画的人和动画公司正在濒临破产,聪明现实些的已在尝试转业,例如改行去酿酒、卖保险、搞礼品销售、倒"古董"、做肯德基小姐……。

过去国营体制下的动画创作单位如:上海美影厂、北科影、上科影动画车间、八一厂、中国电视剧制作中心美术片创作室,均为国家所有,动画与影视剧同为意识形态的组成部分。外国和香港在中国沿海的深圳、珠海、广州低调成立的加工公司,也只是抢夺占有着中国的技术人才,可现在的大环境却在要求全民皆商!……

这一切即使是必要和有益的,实现起来也困难重重,大部分动画人没有资格参与这种资本游戏,他们没有钱购买"门票",作为动画发展基础力量的动画人正在困境中挣扎,短时间实现不了从艺术创作者向商人的过渡,或许这两个职业本身就矛盾。动画的"单纯"是他们择业的初衷,有头脑的商人不可能去画"小人儿"!所以他们转不过弯来,坎坷不平的路在前面等着他们。

 

动画人最惧怕的生存危险

第一:没有活儿干。第二:工作没有利润。第三:技术能力很快被新人、新软件替换,自己需要业务上的爬坡。第四:没有资金条件进入市场。第五:不掌握专业外的"运营"之道。

 

如何拥有源源不断的动画业务

动画业务依靠行业中的口碑,越有活儿就越有活儿,越有钱就越有钱。除旧布新、优胜劣汰的动画江湖也有自己的行业规则。高质量的制作、对客户上帝般的服务、工作时不要命的拼劲儿,是受到客户青睐的关键。在工作机会找到你之前,你必须有充足基础技能的准备,每一次合作在质量上超过甲方的期许,价格上落后于甲方心中的底限,源源不断的活儿源就会陆陆续续找到你。

因动画广告而挣得的制作费从来都值得重视,因为一条30秒的广告制作有时能收入20万元人民币。动画广告的苛刻要求和繁琐服务吓跑了许多工作态度散漫、倨傲、清高、所谓"手潮"的人,使动画广告业始终保持向国际标准看齐的高质量。时至今天,动画业务的获得已经不能靠制作品质的竞争获取,营销的作用开始显现。因为平台的搭建可以赢得千万以上的资金,比伏案工作高出的收益不知翻出多少倍!有人讨厌动画人常年不见光的"霉味儿"和"德行",勉强忍受是因为可以借助他们圈钱搞产业。

 

价格维系制作团队的稳定

动画靠口号和精神鼓励激发的动能已经微乎其微,因为动画人脚踏实地的付出未受到相应珍视。他们完成多年的加工积累转而用自己的积蓄投入前途未卜的原创,并且无偿地培训新人。行业中本来需要那些对后生晚辈不厌其烦的中坚,但这些人已经步入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期。动画人的落脚、恋爱、成家、立业、生育、创作等生活支出使动画人难以顾及人性的价值,所以价格是维系制作团队稳定的唯一筹码。

动画前期执行中,编剧、导演、设计人员受理想的召唤、精神的激励而暂时可以不计成本,但大量的中期和后期从业人员无法在枯燥的加工中寻找到乐趣。1989年"美国太平洋动画(深圳)有限公司"以高于国营企业50倍的薪水买断了中国动画新生年轻热血的一代生命,而现在这些人放弃高薪加工,不计后果地投资原创动画,是因为他们冀望人生理想在这个时代变成现实!

 

动画的十八道工序是质量的保证

动画是完整的视觉产品制造,工业化形态显而易见。编剧、导演、人物造型设计、场景设计、(先期录音)、设计稿、原画动作设计、原画作监、修型、动画、动画作监、背景绘制、扫描成品、电脑上色、剪辑合成、特效制作、作曲、录配合成、输出这十八道工序全部由人工配备,缺一不可,失去一个环节便损失质量。

"编剧"永远是成功的基础;

"导演"是情感、情绪的制造者;

"人物造型设计"产生着动漫明星的萌芽;

"场景设计"落实着故事产生的环境;

"设计稿"规定着工业化生产的格式;

最具乐趣和活力的"原画师"使动画产生连续的美妙动感,但背后也站着严格的作监。

动画里没有场记,但有制片人和制片管理,动画庞大的规模和生产成本由制片组负责管理,但并没有被列在18道工序里。

原画作监和动画作监是动画中期创作质量的整体保证。

绘景、修型、腾清更是必不可少的动画组成部分。

影片由多人生产,想保持卡通形象是一个人的面貌,需要质量上严格的管理控制和每一环节职员的高效付出。

动画人员重复枯燥烦琐的劳动是为了过上小康的生活,如果达不到,他们会因为其他公司多出的一两百薪资而辞职或者怀恨在心,而劳动法却一刀切式地定性员工为弱势群体,忽略了师徒平等劳动的实质,将员工的培训、保护,交给已经艰难无比的小、微老板。

 

从业者的收入现状

三维动画制作者月收入¥5000以上是因为三维动画的方兴未艾。二维动画制作者的收入在国家规定的1629元上下徘徊,是因为这种业务既不是新技术方向,也不可能有大产量。flash动画制作者已经变成力气把式,被3000元定额工资买断了整月的工作时间。

有纸动画或无纸动画面临同样的电脑后期处理。我们所看到的动画已经简化了若干环节,多个工序合并在一处。动画垃圾回收般的低价位到目前仍然有人干,是因为他们对不懂行的外人选择了取巧的方法。比如改逐帧动画为"一拍三"使每秒25帧画面省略为8个……;用热闹的对白和炫目的背景特效来哗众……;将设计稿、导演、作监等环节合并;原画和动画合并;用三维软件生成多角度背景建立组件库、使制作模块化;在谈判时将计量单位从"秒"改为"分钟";或使用朝鲜人做更廉价的加工。

客户掌握着发活儿的先机,所依据的是动画人不敢断粮的弱点:

第一,动画公司没有活儿会出现人才流失;

第二,办公成本因没有制作费将无力支付;

第三,人员培训需要一定量的案例;

第四,三角债追讨不上来导致工资不能发放,会断绝员工的信赖;

第五,没有业务后的倒闭很难东山再起。

电视台手中可以控制大量的制作单位,从大公司到小工作室,每个项目发放都便于价比三家。因为即使是最少利润的承接也有26或52个22分钟,可以在相对长的时间里提供动画人最低的口粮。但动画人眼前利益的小算盘在资本眼里是微不足道的小沙粒,可暂时忽略不计。所以就有了"……垄断平台","……购买黄金时间";"……进入商业运营","……垃圾变正品"等等与运营有关的操作层面的事蓬勃涌现,使动画人不得其解。

 

承接电视台业务的人陷入的境地

动画是帧的艺术,一旦以分钟计价便丧失了利润和品质空间。

我们以二维动画承接电视台每分钟¥6800元制作费的标准,看看动画市场制作的价格现状。

我的公司每天的精品动画片只能产出一秒,因为动画每秒有25帧,需要对25帧进行十八道工序的加工,平均一天我要处理550个画面。如果按400元一秒承接,18道工序每人每天平均只能得到15元劳动报酬,每人月收入只有330元。

如果按《快乐驿站》外发的每分钟1800元动画制作费,扣除38.5%的生产成本和税,18道工序每人做片长一分钟的动画,平均收入也只有61.5元。而每天一个人是做不出一分钟的,只能做出十秒,月收入225元。

FLASH动画工作者要想月收入达到3000元,必须每人每天生产超过两分钟的动画产量,每月生产约50分钟的动画片!即使动画拼命干活,动画公司接得到足够的业务吗?只有每月为18人承接900分钟(即36集22分钟动画)的工作量,才能保证每人每月收入达到3000元。如果动画老板没有这个能力,就只有放弃18道工序,放弃精品路线,放弃以帧计酬,放弃公司形式,选择牺牲质量和无间道的手法。

据我了解,最优秀的传统动画原画师每天只能画出20秒的动作草图,这样就意味着传统二维动画的优秀画师,每月只有不到1500元左右的工资!不是不能将片子的费用提高,而是动画人不得不承受的委屈价格被定义成了人工价格标准,以这个标准生产出来的动画片,18道工序每人每帧只能分到1分2厘,低于一个可乐瓶的回收价格。

做动画已经成了负债、透支健康、实现不了生活安乐的行业,对收入来讲更无前景可言。

 

有没有其他的月收入方式

没有!

视频网站播出版权收购雷声大、雨点小……,手机动画分账不透明……,产业链投入不了解运作知识和情况……,靠基金和获奖奖金两条路!……需要付出的运作经费和技术水平难于企及。

那动画人靠什么生活呢?

转行去做主题公园设计?平面设计?靠广告"以商养艺"?放弃公司形式选择个人单打独斗?教书育人或搞有偿培训?……。

总之,曲线救业直接阻碍了原创动画、精品动画的发展,我们公司制作周期原本仅需半年的水墨动画《丰子恺》(4集×8分钟),由于水墨动画产业前景不明难以获得投资,断断续续,时做时停,要等3至5年才能面世。

动画需要利润维持再生产,利润是目前许多动画人投资原创动画的启动资金,于胜军、蒋建秋、沈小川、王波都是靠自己的个人积蓄投资原创,"利润"本来是员工的保险和软硬件更换必需的储备,是外地员工租房的费用,是透支健康必须预留的药费,但现在的动画制作没有利润,成了只够吃饭的力气活儿。

 

商业并不是动画人追求的唯一创作方向

困扰电视、影院、网络动画的创作危机是动画人的内忧,它产生于动画人的心中。国际动画舞台每天都有足够多、足够好的影片样式和作品,给中国动画提出超过上海美影厂以往成就的国际新标准。中国动画被市场价格降到了"垃圾"水准,但这群动画"傻瓜"难于安然生产"垃圾"动画,每个脚踏实地的动画人历经18道工序的多年磨练一步步追求的是他们的人生理想!他们希望做出感人的、高品质、有价值、经得起时间考验的优秀动画片。这过程可能经历5年、10年、15年的18道蜕变,到什么时候成型,要取决于他的功底和自我要求。不管动画的价格是如何低廉,未必打击得了他的上进心,这一点"能动力"是中国原创动画最应保护的有生力量。

暂时的价格可以被暂时地忽略,不成熟的基础使动画人选择独善其身,孤军奋战,星星点点的几个动画导演在茫茫黑夜中闪动着绚丽的微光,他们不宣传、不运作、不公关、不谈天、暂时不被发现,但偶尔的电话说明他们放弃享受正平静地努力着,他们不打折扣的生命痕迹会溶入作品,动画中的欢乐无法用金钱衡量,希望心与影相互影响的力量,会被历史地抄录下来。

动画精品需要靠艺术动画打下人才基础,需要从前期策划的阶段就给予充足的养分,这些都不能流于泛泛而谈。


《丰子恺的五月》剧照


《酒鬼酒》剧照